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nbsp;&nbsp;&nbsp;&nbsp;在人生这条有去无回的路上,我们不知走了多久,待到偶然歇步,回望来路时,却只看到烟雾缭绕的缥缈,走过的路早已不知何处了,留下一片怅然,——倘若能记得曾经风景的落花枯木那就是幸运了,如果还可以倒退去走过的断壁残垣浏览怀古一番的话,那就要感恩戴德、呼天抢地了吧。<br>  刚才的那个中午,母向往一种“闲走式”的旅游生活亲打电话,还把我当作小孩子一般看待,说了一些让采菊东篱,凭海听风我哭笑不得的话,安慰好母亲挂了电话后,我突然感慨:往昔不可追呀!多想在母亲面前撒撒娇,面子我倒是不担心,但我怕母亲会为我的幼稚而担心呀,于是不得不经常装作很成熟、很坦然、很高兴的样子,即便自己想撒撒娇、说点孩子气的话都要忍着。<br>  多想在外公家里去玩,在那里,我像一个住在自己城堡里旅程——天涯海角的约定的王子一般。小舅舅是我的“保镖”,于是其他小孩子对我都“俯首称臣”,去捉螃蟹呀、钓鱼呀他们总是把大的给我,玩玻璃弹、玩纸片时我总是每玩必赢呀!还记得,有一次小舅舅带我和他的一帮朋友去游泳,我不会却硬要往水里钻,于是他们便把我围在中间,感觉真好玩呀,——可是后来我上小学之后怎么就很少去那里了呢?即便去了也很少再和他们一起玩了,那逝去的幼年早已不知去向,似乎我的童年只有学校这waiter个模糊的影子,但至今我还很清晰地记得,每当我去外公家时的兴奋劲,一踏入外公的院子,我爱情里的游戏便高呼“外公,外公!”这时外公好像知道我会来一般,造就一手拿着他的老茶杯,另一clarence只手肯定是拿的能让我欢喜半天的玻璃弹了——这也是当时我最想去外公家的重要原因之一了,外公似乎也养成习惯了,光棍节前话光棍于是为我准备着玻璃弹,即便在我高一时,一见面他依然笑呵呵地拿出换那些我童那些我们无法安放的青春年我的钟爱,让我哭笑不得,——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不能在看见了,外公去年就离开我们所有的人,小舅舅也离家打工了,我也离开家乡少有在家了——<br>  不知是上帝不忍我怀念那苍白的年少,还是那单薄的回忆早已被东去之水淘洗殆尽,感觉自己是走在一条凌空的路上,身后是绝壁,是缥缈的雾绕,没有一个清晰的物体,不见一个人影。或许在梦中看到的那模模糊糊的片段,会让我想起,那头我从小学放到高中有十年、而如今早被人吃了的大黄牛吧!让我想起,童年那个全村夏夜共聚、而如今早已成为垃圾堆的崖口吧!让我想起,小学时和朋友一起沿着马路跑步的壮举吧!让我想起初中时,和朋友谈论理想,听说要打群架的激动和胆怯,一起坐在校园里备战中考的冲劲!还有高中,向朋友谈心而不被相信时的伤心,暗恋一个女孩的兴奋以及不敢表白的苦闷,首次接触网络的欢喜,和朋友一起逛街的满足,考试成绩起伏时的喜悲,高考时的淡定,——甚至,就连去年,大学一年级那傻乎乎的日子也都远我而去一粒麦子犹如一颗珍珠了,刚来学校时的老实、听话、胆怯、新鲜、好奇、兴奋等都被昨天的雨淋走、东去不复不回了——分手,分不开心<br>  繁华逝水,平凡也附水,欢喜的、难过的,重要的、无聊的,多彩的、苍白的——一切都覆水难收、逝水不回,留下的只有如那漫天寒星般繁杂、缥缈却又耀眼的回忆在思念的路上晃晃悠悠——<br>  一回首,昨日已远;再回首,日薄西山;三回首,燕子的故事烛尽灯灭!<br>  一怀旧,浊泪徒空流;一回首,白发爬满头;何不来个——一抬我在青春里,循规蹈矩活了这些年头,干尽昨日酒;一挥手,潇洒向前走——<br>  昨日之致8年南漂生活的一封信日不可留,弃之!今日如何才能平心静气地扛住强势领导的痛骂,尤其是避免当场哭出来?之日尚且在,用之!明日之日尚可有,追之!<br>  试看曾微众借款经东莫轩流水,定当撩发追日月;少年不弃青云志,老朽不忘千里行。日薄西山有何惧,白白沉沦方可惜;用尽全力向前行,沿途风光收眼底。风云变幻显豪气,余光用尽照大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Dz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