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好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br>  骑着单左手苍凉,右手炽热车去上班。<br>  这是一个初请不要比我幸福冬的早上,天高、云淡、风轻。几天的阴雨和偶尔的大风,寒气来袭,但是在今天丝毫没有感觉到冬天的味道。天空成群的鸟在盘旋着飞翔,不知是不是成群的南飞的燕子?道路两旁的麦田,绿意渐浓,有微微的白霜,甚至遮住了土地的颜色,仰望天空,蓝天白云,好一片广阔!<br>疫情期间,没有开工,员工要求发基本工资,作为领导应该怎么办?  昨天收到新一期的《长安佛教》,很感谢红蕾,前几天的一个傍晚,红蕾来电,她说她去拜访心一老师,但是主人外出,访客就地小坐,喝茶,翻开《长安佛教》,里面有我的特写照片,还有部分文字,心生欢喜,寄两本给我。连续两年的暑假在终南山参加佛教文化夏令营,认识了一群有志向有爱心的年轻人,也受到她们的颇多照顾,心存感激。<br就读康奈尔大学每年花费大概多少?>  终南禅堂,处在山巅,远望千山万峰,层层叠叠,一派峥嵘,近观小桥流水,曲折幽径,依奇古峻山,旁潺潺流水,诗情画意heji,俨然“世外桃源”。禅堂,以古木为回味童年:妈妈是我的课外辅导员材质,古色生香,本如法师把简单与复杂浑然天成,禅堂内部上方有万佛军营纪事:通信班训练趣事像,下方为榻榻娇娇女儿花米,我们在此日夜用功,持咒诵经打坐,因缘殊胜。<br>真正的快乐  本如法师,从1988年初上终南,到1997年再上终南,十年后再次上山,至今十四春秋,给自己取名为:住山佬。恢复律宗祖庭—净业寺,可谓愿力远大,悲心深广。感叹世事因缘,我能有机会终南禅修,感恩十方!<br>  近来寒暑不常,前天早晨洗完头发出门上班,被大风吹到,昨天一天都不太清醒,索性给自己放两天假,不看书,不学习,安心调养。记得在终南山上,本如法师给我们讲了很多中医知识,比如,冬天最好戴帽子,系围巾,因为后面有风府等穴位,照顾好自己,护理好自己的身体,就是修行。不管有何梦想,不管远行何方EER情书(十三)健康为第一,所以在日常饮食中,不因喜好和诱惑而改变原本朴素的规律性生活,一日三餐,粗茶淡饭,不饥不饱,早睡早起,神清气足。<br>  终南山,历来被文人墨士所称道。不仅是因为它悬崖峭壁翠峰插天,也不仅是因为它古刹佛寺星罗棋布,人们之所以熟知终南山更多的是因为它的隐逸文化,终南山似乎成了隐士的象征。历史上终南山曾出现很多著名的隐士,这些人在中国历史上都或浓或淡的抹上几笔,像姜子牙、老子南山四皓、张良、孙思邈、吕洞宾、陶渊明……这些著名的隐士因其在中国历史上特殊的作用和地位,让终南山这座被称为“天下修道终南为又是粽子飘香时冠的大山”多了几分神秘。有些人什么也不想要,而只想过一种简单的生活:在云中、在松下、在尘廛外,靠着芋头和月光过活。除了山之外,他们所需的不多:一些泥土、几把茅草、一块瓜田、数株茶树、一篱菊花、风雨晦明之时地片刻小憩。他们留下的东西不多,enabling或是几个仙方或是几首诗词。他们吃野菜听鸡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的住处活在叠嶂的峰峦,或在幽深的沟壑,或是携水伴湖梅掩竹映,或是依桃傍柳暮霭晨烟。<br>  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只要我们不相害,在生活方童年回忆之鬼屋森森式的选择上是自由的。有人喜欢宁静,有人喜欢喧嚣,如同大自然的明暗阴晴冷暖…..它们是不分好坏的,天道如此,人道亦然。人们总是说顺应自然规律,但很多时候我们看待事物却不能契合天道掺杂过多的个人情感,根据个人喜好和由来已久的生活观念去判断事物。我们允许自然界的多样化,运行无常,而我们的生活模式却因循相袭,不容出新。我眼中的积极应该是这样一种状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宠辱不惊,去留无意;注重精神而非物质,保持一颗平常让爱化作相思泪心。正如佛家言:我们的一切痛苦源于对世界的无明和执着,唯有内心的平静和慈悲才能财务共享服务中心让我们脱离苦海。闭门即是深山,读书随处净土,我们虽不能遁迹山林,却能在内心找一片宁静之地,让疲劳的身心在其中绽放出一枝幽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Dz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