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nbsp;&nbsp;&nbsp;&nbsp;一块块高悬的牌匾,是怎样的崇敬;一个个伏拜的身影,是怎样的虔诚;一缕缕飘扬的轻烟夏天的赞歌,是怎样的希冀。关于我的废话<br>&nbsp;&nbsp;&nbsp;&nbsp;这是一个想问问在一线城市工作的前辈,当初是什么给了你勇气去北上广深?普普通通的小岛,没有什么壮丽迷人的景色,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历史,却因为一座庙而得名,因为一座庙而迎接世界各地的游客。<br>&nbsp;&nbs彝族火把节:圣火图腾之灿烂人文p;&nbsp;&nbsp;它的名字,叫妈屿;那座庙,叫天后古庙。<br>&nbsp;&nbsp;&nbsp;&nbsp;在小岛的西边,穿过高耸的牌坊,沿着层层石阶走上,便到了天后古庙。未到庙前,却能见到缭绕的香烟在空中慢慢散开。<br背后的空座位>&nbsp;&nbsp;&nbsp;&nbsp;门前的石狮像平常庙宇门前的那对一般憨态可掬,抚着它粗糙的背,转动着它口里那颗圆圆的石珠,不由得回忆起童年曾在它背上坐过的那只,忘记是在哪儿了,也许就是这一只,也许也是在一个香火不断的庙宇门口。<bnaatir>&nbsp;&nbsp;&nbsp;&nbsp;墙壁上灰黑的壁画,诉说着古庙几百年兴废变化的历史。还有那屹立如初的盘龙石柱,没有华彩,却朴直得令人肃然起敬。<br>&nbsp;&nbsp;&nbsp;&nbsp;跨过高高的门槛,映入眼帘的是一重重的牌匾。“通灵圣女”“护海慈航”“海不扬波”……那牌匾里,是多少代人对妈祖的赞美,是多少代人对妈祖的崇拜。<br>&nbsp;&nbsp;&nbsp;&nbsp;正中的妈祖像被帘幕挡住,金黄色的布帘上锈着双凤,留给人的,是对帘幕里那妙相庄严的妈祖的无尽想象。她的周围,簇拥着贴金的木雕、精致的莲花灯,还有她的两个徒弟——千里眼和顺金和软件股票风耳护卫在两旁。<br>&nbsp;&nbsp;&nbsp;&nbsp;环顾四周,精致的木雕在梁上雕琢着古老的传说,绘彩的瓷砖上描绘着内心的祝福。还有那栩栩如生的虾、蟹、章鱼绕在拄上,是不是海中的虾兵蟹将也一同来朝拜。萦绕耳边的,是虔诚的人们晃动签筒的清脆声响,是人们振振有辞的祝福与祈祷。这缕缕的suran烟火随着人们祝福的心渐渐升华。<br>&nbsp;&nbsp;&nbsp;&nbsp;“为什么妈祖的帘没有卷起来?”一位年过半百的男子用略显生硬的潮汕话问管理人员。<br>&nbsp;&nbsp;&nbsp;&nbsp;“初四阿妈还没回来,要今晚很晚才回来。相信爱曾在”<br>&nbsp;&n男人的眼泪bsp;&nbsp;&nbsp;那男子道了谢,转头对同行的人用我听不懂的外语说了几句。<br>&nbsp;&nbsp;&nbsp;&nbsp;妈屿人对妈祖亲切地称为“阿妈”,让我的心中为之一热,那种bathmate亲近,该是妈屿人的骄傲吧。而那个男子,会不会是一位回国寻根的华侨呢?不知他当时在哪里拜过妈祖后出发,也不知他用心经营美好生活现在居住在世界的哪个角落。<br>&nbsp;&nbsp;&nbsp;&nbsp;在捐款的芳名册上,我看到了几个用外文写的名字,有人说那是泰文。<br>&nbsp;&nbsp;&nbsp;&nbsp;近二十年来,每年正月初四,我们都会举家十几人浩浩荡荡来到这儿,风雨无阻,只为了那一份虔诚与安心。妈祖,是几乎每一位潮人心目中的保护神。<br>&nbsp;&nbsp;&nbsp;&nbs我在人间为你祈福p;有人说,如果没有妈屿岛,汕头早被外海的台风吹没了,妈屿岛上的妈祖,保佑着这片土地上的人。也许这个说法有些夸张,但也正是这样,潮人对妈祖的崇敬无法用言语表达。<br>&nbsp;&nbsp;&nbsp;&nbsp;“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妈祖也随着潮人的足关于春运,忽然所感迹走向世界各地,世界各地的人们也随妈祖来到了和领导独处的时候,怎么聊天才不尴尬?妈屿。<br>&nbsp;&nbsp;&nbsp;&nbsp;潮起潮落,潮人心中自有一位红衣女神在海上保护着人们。那带着祝福与希望的心香缕缕,伴随潮人走向世界各个角落,走向未来更广阔的天地。<br>&nbsp;&nbsp;&nbsp;&nbsp;<br>&nbsp;&nbsp;&nbsp;&nbspS:在潮汕的传统中认为,所有神明在农历十二月廿四日上天,向玉帝汇报一年来的情况,正月初四晚上才回来。因此,在农历十二月廿四日到正月初四这段时间postphone里,要把庙宇中神像前的帘幕放下。<b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Dz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