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南瓜<br>  <br>  菜蔬里最好侍弄的最是南瓜。清明节的前后,随便挑个日子,抄着锄头随便挑个地方,三锄五锄下去,随便挖了个小坑,花自飘零,水自流倒上半筐猪粪,双脚用劲踩踩,再盖上一层薄的土。“哗”地浇上一两瓢臭得死人的粪水在那上头,再从裤兜里摸出三五枚瓜子随便就摞在上面,盖上土,又盖上早办就的防备牛羊来破坏的刺条。好了。走了,甭管了。一直到了四月,“哎哟”一声,才想起它,真是几乎忘记了。挑个大晴天,或是起一个大清早,或是下昼收个大早工,拐过来给它除草。松土。施肥。引蔓。才一动弹,草丛里的小虫子轰地涌起来,满象是黑芝麻撤在高挽裤脚的****小腿肚上。嗡嗡,嗡嗡,小虫子又啃又舔,又痛又痒,唷喂,难受。甭管它,快走。走了。<br>  哎,开黄花了。藤蔓怕是疯了,十丈长了刘蔚还要长一年又一年。其叶状如蜀葵朵朵似荷,纠结着遍地铺开。<br>一个永恒的寂寞背影  哎,结南瓜了。一根藤一结就结了数十颗。枚枚滚雨中的思绪圆,嵌在叶中顾头不顾腚。<br>  南瓜还很嫰时,随手摘一个回家。洗干净。薄切片。倒进烧红的盛夏光年,何时是归期油锅里,“吱溜吱溜”地炒。调料。哗地倒上早烹好的排骨绿豆汤,“咕噜咕噜”香的甜的满屋飘荡,熟了人力资源中是否有像会计记账及编制账册这样的管理方法?。上桌。米饭白,瓜汤绿,搭脚盘腿靠在桌子边,肚子撑得不知饱没饱。都好几次来了客,七盘八碟,老婆说还弄啥招待?还用排骨绿豆南瓜汤呗。<神州数码系统集成服务有限公司br>  南瓜不如别的庄稼费力,太好侍弄了。有些个象憨厚的老实人太容易打发。只要有一捧土的地方免费学习修图 剪辑的,感兴趣扣111它就傻傻地生长,又这般的泛滥,贱极了。有一回提篮子去菜市场买逍遥水上漂老南瓜熬粥,一问,一斤两块三。嗬,还涨价了,这贵?没人种嘛。不贵不贵!<br>  明明南瓜是菜蔬江南酒,何处味偏浓,可在药庐是拿它入药的。《本草纲目》上李濒湖先生云:南瓜气味甘,温,无毒,补中益气。每每病客来庐,颦眉苦脸,菜色肌肤,心动惕惕,乏力倦怠。“刷刷”几笔,单子就划好了。<br>  抓药。<br>  包扎。<br>  医嘱。<br>  记得多吃南瓜哩。<br>  嗯,嗯,嗯呐!<br>  <br>  丝瓜<br>  <br>  医书上记载:丝瓜,唐宋以前无闻,今南北皆有之,以为常蔬。二月下种,生苗引蔓,延树竹,或作棚架。其叶大如蜀葵而丫尖,有细毛刺,取汁可染绿。其茎有棱。六七一个人,碎碎的念跳槽时涨薪幅度在多少比较合理?月开黄花,五出,微似胡瓜花,蕊瓣俱黄。其瓜大寸许,长一二尺,甚则三四尺,深绿色,有皱点,瓜头如鳖首。嫩时去皮,可烹可曝,点茶充蔬。<br>  又云:丝瓜味甘,平,无毒。煮食暖胃和阳。<br>  从大户里分出来单独过日子那年,刚好我二十一岁,她二十岁,平儿生下快要满月了。她吃什么都不合口味,恹恹的就寡了奶水,平儿常常叼着奶头哭。那时竟不知还有奶粉可以哺儿的,就是知道了又能到哪儿去挣钱呢?连煮菜都不敢多放了油。偶尔做顿好的吃,她就说吃不下,全让给我了。<br>  下屋婆常常到我家走动。听说她一家一家的连嫁了广东铁通七八家,嫁的老公一任一任全都死去。六十多岁时顶着一头银发又嫁到下屋公家来了。她总夸我命好福气好讨了个好老婆,又常常骂我不晓得心疼老婆太老实。下屋婆光骂我,偏忘了下屋公一日日的哮喘而待她的淡漠。不多时下屋公一阵气急脚一伸pstd死去,她已是七十多的人了。一个雨天下屋婆提着个包袱又嫁人走了。她走了,我总常常想起:差不多一个月的光景,下屋婆天天扭着包过的小脚,端着满满一瓷缸的汤水到我家来,给我的她调口味——给我的嗷嗷啼哭的平儿补奶水。她端来的汤水是丝瓜拌面条,豆鼓作料,油汪汪的香气扑鼻。<br>  这多年过去,平儿都要结婚生子了。常思量,自难忘!<br>  对丝瓜我是很有感情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Dz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