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nbsp;&nbsp;&nbsp;&nbsp;虽说已是末伏,热浪如母老虎一般,照样使劲发飚。晚饭后刚出门,就接到了画家金祥先生电话,让我去兰亭坊—那是一个私人画廊。接着便有李秘、高峰两朋友电话接二连三,催促快来吧!快来吧!听声音便知又喝高了。恭敬不如从命,我一路小跑往那儿赶,小雨点儿就在头皮上敲警钟。脚刚迈进兰亭坊,暴雨就倾盆而下。<br>  兰亭坊算作小城小小艺术沙龙吧。今日早已高朋满座,座无虚席。想必当年会稽山上、兰亭之下,书圣王羲之,正是如此这般“群贤毕至,少长咸集”人气指数旺盛了得!不过,眼前这兰亭,仅有茶酒交杯,男女把盏之乐,憾无管弦丝竹相伴,亦memorie无腕级人物唱合附庸。<br>  “好一口”的先生们,个个已喝成了红脸关公,酒曲仍在进行中。主家也高兴得连连碰杯,只是杯中内容,已不再是美酒,而是地道普耳茶敬客奉宾;年轻美貌的茶艺师在“红酥手,黄腾酒”的氛氲里,热情有加,一个人的职场“身价”通常由什么决定?落落大方。<br>  来客喝多了的,少喝了的,多少喝了一点儿的,争先恐后说东道西。话语虽多,却让你差不多找不着北。夏歌(上)当然如果你喝多了,也是一个样儿。谁叫美酒那东西那样灵性纷纷?<br>  雨越下越大。仅片刻光景,江滨大道上已经小河交错,沧海横流。不知喝高了的,是否想唱一段“小小竹排江中游”的曲子?莫非要让那些从来没见过大海的乡下人,赶紧来小城看海么?城市排水系统却已高挂“今天我休息”的免战牌。<br>  雨雾茫茫,雨帘悠长。站在檐下,雨雾里的路灯光,望眼欲穿那瀑布般雨帘,四周一片灰蒙蒙。此刻,若用桶、盆向檐下接雨水,瞬间准是桶满盆溢。<br>  雨雾蒙蒙望龟山,龟山就这样被深深锁在雨雾中。昔日十分明亮又抢眼的龟山大道亮化工程,一下子变成了暗淡的萤火虫;只是那站着队一般的萤火虫,大约也极害怕被暴雨淋湿,静躲在绿树丛中,一动也不敢动……<br>城市的彩虹  路上行人显得很稀少,就连汽车亦少了许多。如此倾盆大雨时刻,小城的每一扇窗户,正弹射出一乱世中,谁为谁轻唱《菊花残》双双充满惊奇、感叹抑或十分惊讶的目光?只听得雨水如同黄河之水天上来一般,是那样的惊天动地,人竟如在惊涛骇浪中,一下子被击打得晕头转向。<br>  往日一片灯火通明的龟山上路灯,越来越变成了一只只继续暗淡下来的萤网络之路,我还能走多远火虫。萤火虫儿在草丛中慢慢游动?忽明忽暗,忽远忽近;山岚烟树,被雨帘阻隔得竟然一下子十分遥远!雨雾牢牢缠裹国内外企业在招聘过程中设置的心理测试是什么?该如何准备和应对?着龟山,也蒙混着我的眼睛,心境随之半明半暗起来……<br>  龟山半山腰的双乳道观,在萤火虫映衬下,静无响声;不知观里是否有DBR老禅正在打坐?抑或振振有词,念叨着那些只有道家人才能听得懂的禅语,悟得出的禅味,还有那不尽的人生命运、如何在禅意里转世轮回又重生?<br>  暴雨下了大约一个小时,竟然丝毫无停驻的意思。雨帘依旧长长悬挂空中。坊内人才济济,热气腾腾,那被大暴雨挤出天地间的热浪,一下子又钻进了屋子。这时,你是守护我的天使主人的照相机变得十分活跃起来,“人来疯”一般,一个劲重复起那个“咔嚓!咔嚓!咔嚓!”的动作和响声。<br>  我害怕位列镜头之下,雨夜一下子成了名人,就赶紧走出来。站在屋檐下,欣赏那雨帘薄暮,山岚烟树。如此一个大暴雨夜晚,我站在雨帘前,自由自在,观雨听风看萤火虫。水天为了女儿,好好活着一色的晚上,喝高请问哪里可以找到在类或在英的留学生了的,带上了的,都在热烈议论着暴雨如何厉害。说如果再下一会儿,就可能引起灾害云云。李秘自然站得高,看得远,概括得具体生动:说每年八九月间,是洪水难题最多的时候,差不多年年暴雨成灾,都发生在这样的月份。<br>  ……广告学专业学生应该找什么样的单位实习?怎样实习最有利于未来发展?回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儿。<br>  龟山上—那萤火虫般路中国内贸网灯,你听得见人们议论暴雨成灾的担忧吗?你看夜色中的背影得见一双双眼睛,正盯着雨帘发呆?你知道我在心里想zumi了些什岁月留痕化浮云么吗?<br>  龟山,你见证过多少暴雨成灾的日子,你经历过多少夜雨涨秋池的岁月,这样一个猛烈降雨的晚上,你也十分担心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Dz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