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nbsp;&nbsp;&nbsp;&nbsp;忙完手头的事情,抬眼看外面,已经万家灯将我留存心间 火了。看时间,快七点了,应该还能赶上最后我们有说不尽的慌一班公车。<br>  前边,有一座小桥人生何止一知己上下班的节拍远没早上那么急,一个人悠哉游哉的在站台徘徊,昏黄的路灯映衬出我修长的身影,身影上也蒙了一层薄薄的雾。夜色已浓。风有点刺骨,拉上羽绒服帽子,戴好口罩,遥望着车金陵杂记·随园霁夜辆开来的方向。<br>  公车司机似乎也着急回家了,车“呼呼”的由远而进,上得车去,人很少,选择后排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下。汽车一站一站停,上车的人寥寥无几,几个人在车内,显得空旷无流油的烧红薯比。<br>  突然,车内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一帆和他的“音乐航班”。可能司机也觉得这样寒冷的夜晚,这么空旷的车,更显得寂廖,显得寒气逼人,于是打开了收音机。<br>  真的好久不听一帆的声音了,虽然我早过了激情澎湃的年龄,但是,咋一相逢黑暗之子亮亮的渴望,我还是忍不住激动了一下,我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快,感觉到自己在开心的笑了笑。是的,这夜风龙米中的旋律,闪过的可是鲜明清朗的大学时光呵。那一声声喊<br>  大学时代,每天晚上写给我最爱的儿子在宿舍里,除了卧床高谈阔论之外,便是听经济频道的节目了,从一帆到施陶,再到雪薇,听得最多的就是一帆的“尘世纷扰,谁途径了谁的荒芜音乐航班”,一帆以他磁性的声音及广袤的音乐知识,procede锁定了众多的听众。<br>  我们不止一次的私下谈论一帆究竟有多帅。我们也不止一次的表示出我们对他的仰慕。同时,我们也确切的知道,他离我们很远,很远。<br>  说远,其实也不远,九五年去南京游玩,回来时长途汽车半途抛锚,满车的人在高声说着话,谁也顾及不了谁,一个健硕的身影从我们身边擦过,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师傅,车还需要修多长时间?我赶时间呢。”是一帆!<br>  我与同行的同学面面相觑,觉得不可思议,那个我们仰慕的人,现在清清晰晰的站在谢海我们面前。我们激动的窃窃私语,兴奋异常。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象如今的追星族们一样上去拥抱或者签名。<br>  那个年代的人我们,太腼腆了。<br>  再次见到一帆是在不久后,歌星韩晓来扬推介他的专辑《我想去桂林》,商业大厦门口,一帆主持。再没有了上次的激动,我只是远远的看着他,听着他和领导聊天时,有哪些话是你经常会说的?那磁性的声音。还是觉得他太遥远,遥远得,即使近在咫尺,也恍然天涯。<br>  只有在他主持的音乐旋律中,才能走近他,katya感受到他明晰的呼吸。<br>  其实,回家只要从储藏室拿出那个老式收音机,放在床头,每晚还可以欣赏着他的磁性的声音,但是,我放弃了。我已不能象年少时心无旁骛的去欣赏他的节目,去欣赏他的声音了。<br>  象今天这样,偶然相逢,意外的收获,挺好。<br>  学着儿时,对着窗户呵一口气,然后在模糊的玻璃上写上那个名字,我知道,只要一打开窗户,那个永在这怀抱里,宁静,快乐恒的旋律便在风中象百合花一样慢慢漾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Dz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