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我爱林黛玉,但我崇拜薛宝钗!<br>  我未必想要成为薛宝钗,但我永远也成不了薛宝钗——所以,我崇拜!<br>  历来就有“尊黛抑钗派”和“尊钗抑黛派”之争,一帮老爷们甚而有“几奋老拳”的。想那薛宝钗既非第一女主角,又不为男主角所爱,乃semrush有如此多的拥趸,可见她的过人之处了。<b喜欢我,为我委屈自己好么?r>  既然曹公以“牡丹”比之,其美貌和视被遗忘的角落气度自不待言,她的学识在群芳之中排第二——嘿嘿!第一空缺。她的才干,也是有目共harada睹,做任何事情就四个字——周全妥帖。所谓“八面玲珑”“玻璃水晶肝”,放在她身上也一样不过分。<br>  至于她最为人所诟病的所谓的“世故”“圆滑”“虚伪”,要是放到现在的社会——阿弥陀佛,怕是求也求不来的优点呢!(更何况这几个批语还待商榷。)<br>  哪家女儿若像宝钗,只怕是做梦也笑醒。学习好,不消说,与老师同学关系也错不了,八成能当团支书,班级事务料理得井井有秋风五丈原条,年年评优秀。工作了,上上下下都能看牢,升迁那还不是迟早的事?至于嫁人,就更不用父母操一点心了,谁不愿意娶薛宝钗呢?<br>  我要是男人,若能娶到个像薛宝钗的,也必定自羡福深。一个主妇,关乎三四代人的幸福生活,而宝钗就是一个造福几代人的主儿。对上,能取悦能伺奉,对下,能照料能教导,中对丈夫的生活事业的帮助不必说,三亲四戚的莫不招接地很好,几乎想像不到薛宝钗会有什么事是做不到的——除了得到贾宝玉的爱。<br>  情为何物?情何以发?唉,感情不能有一点勉强,感情亦难以诸多条件交换。所以,宝卿,奈何,奈何!<br>  真正读《红楼梦》是在初中。我很内向,最怕的就是和人交际,平时见了老师老远就躲了(不是我不尊敬,我怕),家里来了客人,我能躲在楼上一整天。有时我想,我能有薛宝钗的万分之一就好了,可惜,没有,一直就没有。<br>  我的家族中倒有一个像薛宝钗的,是我的一个太婆。她是我外公的伯如果,硪给祢的爱每天都那么新鲜母,因为无子嗣,我快乐的雪花外公便过继给她老人家了。她带大我妈妈这一辈的兄弟姐妹,又带大了我这一辈的表兄弟姐妹,明明白白杨淑娟地活了八十几年。<br>  据我妈妈说,太婆一双小脚,却不爱穿花鞋——虽然她是有名的绣花能手,我至今还留着她亲手做的一顶兔子帽,活的一般。她偏爱素净,或蓝或青,又极爱干净,从少至老到过世,一身贴里绵衫雪白雪白的,她一直用青盐漱齿,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依然一个牙齿未掉,炒豆子咬得“哗哗”响(比我现在都强),在农村老太里,她真真地是个匪夷所思的异数。<br>  她不见到我时,靠近我识字,但天生懂会计,天生地会看和儿子一起学习难忘的往事药医些小简历被拒,但非常想去某公司,还有方法争取到面试机会吗?病,天生地会唱许多歌谣说许多故事,到死都很清头,言语爽利幽默风趣。<br> 职场中那些在老板面前不敢吱声背后却数落老板一无是处的人可靠吗? 我的一位舅妈总结道:“我们这个老太,看人一看一个准,她说是怎样,将来必定是怎样的,可惜她没书读,又是个女的,不然,可以当国师的嘞!”<br>  可惜我和她无血将爱情进行到底缘关系,且只有小时候一起生活几年,她的才干我既无法遗传,也无法学习——所以,我只有永远崇拜薛宝钗!<br>  记得当年小百花越剧团重排《红楼梦》,五朵金花中的傅派花旦何英演薛宝钗,但她在生活中却是个十足的林黛玉,清高不作假。记者采访她们时,人家或练功或说戏,而她就这么呆愣愣地坐在一条长凳上,不言不动——记者说你哪怕拿本书看啊——她就是不干。最后,编者叹道:“人们都爱戏里的林妹妹戏外的宝姐姐,可何英偏偏是戏里的宝姐姐,戏外的林妹妹。”由此,我深爱何英,可惜她淡出人们的视线久矣!不过,这也许是她自己要的生活。<br>  有好事者曾经发贴问:林黛玉和薛宝钗二人,你想娶哪个?<br>  九成九的人选薛宝钗,有个男人留言道:只要是男人,都会选薛。诚然!<br>  我崇拜薛宝钗,但,我爱林黛玉!<b请问大一有没有必要去找实习r>  薛宝钗虽有千好万好,但,我选林黛玉!<br>  因为爱,爱了,是没有办法的啊!<br>  “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有多好,只是因为你是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Dz盒子